当前位置:演出信息—演出详情

“手上是时代,脚下是传统”,《眷江城》一周后亮相,可能要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2020年09月30日
简介 昆曲现代戏要怎么演?没有水袖和红白妆的昆曲还是昆曲吗?要怎么在以“慢”著称的昆曲舞台上表现争分夺秒的抗疫故事……作为2020紫金文化艺术节的重点原创剧目,10月7日晚,以湖北、江苏两地人民携手抗疫为主体的现代昆曲《眷江城》将在江苏大剧院首度上演,该剧由江苏省演艺集团出品,江苏省昆剧院创排演出。该剧是近三十年来中国昆曲艺术舞台上展现的第一部现实主义题材原创剧目,9月27日晚,该剧在紫金大戏院完成了演出前最后的彩排,剧目完整落地。从这部昆曲现代戏的呈现方式和效果来看,其创作的勇气和精彩,可能都要出乎所有人的意


【文字 | 韩琛、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艳    图片 | 郜炜磊】



昆曲现代戏要怎么演?没有水袖和红白妆的昆曲还是昆曲吗?要怎么在以“慢”著称的昆曲舞台上表现争分夺秒的抗疫故事……作为2020紫金文化艺术节的重点原创剧目,10月7日晚,以湖北、江苏两地人民携手抗疫为主题的现代昆曲《眷江城》将在江苏大剧院首度上演,该剧由江苏省演艺集团出品,江苏省昆剧院创排演出,是近三十年来中国昆曲艺术舞台上展现的第一部现实主义题材原创剧目。9月27日晚,该剧在紫金大戏院完成了演出前最后的彩排,剧目完整落地。从这部昆曲现代戏的呈现方式和效果来看,其创作的勇气和精彩,可能都要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熠熠生辉,泪水淋漓!”

七个月“抠”出这部冒险之作



原创现实主义题材昆曲《眷江城》特邀江苏文学创作院院长罗周编剧、著名导演韩剑英执导、音乐家吴小平作曲、刘海峰担任舞美设计、蓝玲担任造型及服装设计;由江苏省昆著名笛师迟凌云设计唱腔,优秀青年演员施夏明、徐思佳、赵于涛、钱伟、孙伊君、周鑫、孙晶、杨阳等联袂主演,并特邀昆山当代昆剧院优秀青年旦角演员由腾腾饰演女主角。剧目讲述了疫情暴发后,鼓楼医院一位医生瞒着老母亲,偷偷报名参加了第一批援鄂医疗队,然而身在疫区的老母亲也瞒着儿子,为医院做饭送餐等令人动容的抗疫事迹。


“我们能够接受用尽全力之后的失败,但不能接受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在彩排之后召开的研讨会上,《眷江城》的编剧罗周以这样一句话作为剧本阐述的开场。事实上,无论是对编剧罗周、导演韩剑英,还是对江苏省昆和全明星的主创阵容来说,创作演出这部《眷江城》都是一场极为冒险的挑战。作为一门已经流传了六百余年的剧种,昆曲艺术具有着高度程式化和古典化的特征。它所遵循的填词、谱曲、演唱和表演规则,在清前期定型后再也没有发生过较大的更改。时至今日,这些舞台语汇所赖以依存的人文环境已经不复存在,因此用定型于古代的舞台语汇,诠释当下的生活故事,对于昆曲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从年后的九转货郎儿套曲《眷江城》到最终呈现于舞台的现实主义题材原创昆曲《眷江城》,整整历经七个月。这七个月里,省昆第四代的青年演员们在石小梅、胡锦芳、赵坚等老一辈艺术家的指点下,与主创们一点一点的抠出了人生中的第一部现代戏。《眷江城》的成功落地,不仅打开了江苏昆曲现代戏创作的新局面,也为昆曲可持续发展和时代化、生活化提出了全新的可行性。从最初做好了“接受用尽全力之后的失败”心理建设,到看完全剧首次彩排,编剧罗周用“熠熠生辉,泪水淋漓”的震撼评价表达自己及整个团队的欣慰与满足、感动与骄傲。


“手上是时代,脚下是传统”

最大的难题就是“消除违和感”



作为昆曲艺术近三十年来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眷江城》并没有可供参考和借鉴的成功先例。“昆曲所有的特点和长项都很难施展。我们现在只能说,是做了一个传统与现代融合的尝试,特别是在念白和唱腔上。”对于导演韩剑英来说,创排《眷江城》所有的难题都可以归结为一个问题:消除违和感。


使用传统表演程式与念白,与时代违和;采用普通话念白改掉昆曲唱腔,与艺术本体违和。采用古典戏曲舞台一桌二椅高度写意化的形式,与生活违和;采用现代化写实的舞美,与传统审美违和……如果不能够找到一种完美融合时代与传统的方式,消除这些舞台上的违和感,那么昆曲《眷江城》的创排,必将重蹈以往其他传统剧种现代戏创排失败的覆辙,成为一部“话剧+唱”的四不像。


“所有的违和感都需要我们一点一点的去改变,最终让观众感受到现实题材昆曲剧目的时候,是用昆曲本体的审美意识来演的。我们需要通过融合的舞台呈现,来让观众接受没有水袖的形体语言,接受用古典文辞用韵白一样能表达具有时代特征的情感和故事。我们需要拉近昆曲艺术本体与现代生活的疏离感,但又不能说完全呈生活化的表达。”


遵循昆曲本体的审美意识是导演定下的基调,也是主创与主演们达成的共识。在他们看来,写意源自于真实的生活,是生活的凝练化、象征化的浓缩,只有具有一定真实性的写意才能够让观众明白程式语汇中所要表达内涵。“如果以表演程式来举例,那么我们演员脚下走的是传统一些的台步,但手上的动作可能就是更加时代化的具象。”对于《眷江城》的全体主创主演来说,“脚下是传统,手上是时代”不仅仅是形体语言的编排,更像是一种象征:以传统为基础,在古典的土壤中发出时代的枝干。因此,在唱腔的选择上,《眷江城》依旧选择了传统的曲牌体,严格遵循着格律,按律谱曲,依字行腔。念白采用中州韵为基础,咬字发音遵循四声阴阳的规律,但是在节奏上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更加接近于日常说话的方式。


在表演程式的创作上,导演韩剑英则给予了演员们充分的信任与尊重。“《眷江城》应该算真正意义上由我们第四代自己创作的首部剧目。因为无例可循,所以我们不得不从零开始,自己去设计一些东西。”在同时身兼演员与副导演两个角色的孙晶和赵于涛看来,这种空白即是困难,也是机会,“在这部剧目中,我们有很大的创作空间,而且韩导并不会粗暴的否决我们的创作,而是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对我们的想法进行分析点拨和提升。比如说卡车运输一场戏,就是我们在韩导的指导下捏出来的。在这场戏中,演员的表演兼具了程式化与象形化的特征,你能看出戏曲程式的痕迹,也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两个司机开着车相向而行,因为疲惫而发生了擦碰。这一切都是通过虚拟的无实物表演来展现的。”


口罩与方向盘,

每一个细节,都经过无数次纠结


“这是我们排的最团结也是最感动的一部戏,我们每个人在排练完自己的角色之后,并不会离开排练场,而是在场下看其他角色的排练。”在谈到《眷江城》创排的时候,刘益朋母亲的饰演者徐思佳以“一棵菜”精神作为这段经历的总结,“在每一个角色下来的时候,我们都会进行探讨,应该怎样塑造这个人物,共同设计表现形式。这可能源自于我们对于这个题材的情怀,看到剧本的时候,我再一次回想起了疫情爆发时的紧张和听闻一线抗疫事迹时的感动。”



“目前为止,最让我们欣慰的是,所有看过彩排的专家、同行、戏迷,没有人表示这样的创新看不懂,没有人表示这样的表演不舒服,这说明,我们所有的如履薄冰和反复打磨都是值得的。”江苏省昆副院长、剧目主演施夏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作为首部现实主题题材的昆曲现代戏,大家从一开始对于如何呈现如何表演都“没底儿”,到现在得到“熠熠生辉,泪水淋漓”的评价,整个团队都在兴奋地期待在紫金文化艺术节上的亮相了。回忆起整部剧的创排,施夏明感慨每一个细节,几乎都经过无数次纠结,比如“口罩”这个关键元素,演员要不要戴口罩,不戴会不会没有代入感?戴了演员的表情都看不见要怎么演?“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戴一层半透明的纱质口罩,或者将口罩半垂半挂在脸上,再或者用舞台妆的方式画个口罩在脸上……”最后导演组决定不戴口罩,“我们可以从表演和整体气氛上让大家感受和相信这是抗疫现场,而不是简单用口罩这个道具来证明。大家会在现场感受到,我们的无口罩化表演是怎样将观众代入故事中的”。


还有之前大家提到的在舞台上开货车的情节让看过的观众拍案叫绝,其实这个小细节也是经过大家反复琢磨的,比如货车的方向盘跟轿车旋转幅度和角度是不一样的,再比如货车司机车上的颠簸和轿车也是不同的……


8T3A9902.jpg


“作为文艺工作者,我们的专业技能,使我们不能像医护人员那样,奋战在抗疫最前线,治病救人。但我们有责任以艺术的方式,转述那些可歌可泣的事迹,记录下人们为了抗击疫情付出的努力和让我们铭记于心的感动”,施夏明强调,这也是江苏省昆当初创排《眷江城》一剧的初心,“就像《眷江城》这部剧里所想要传递的精神:众志成城,不分男女,不分老少,每一个普通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目前,原创现实主义题材昆剧《眷江城》正在依据彩排后专家研讨会上所提出的意见,进行最后的打磨加工,以待10月7日晚的正式亮相。